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2)【作者:无常书生】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2)【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7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淫靡任务

  啪兹——

  随着一声刺耳的声响。审讯台的台灯大开,刺眼的灯光顿时洒满了整个房间。
  「59号选手纪柔,你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

  随着比赛开始的广播的响起,只见这间审讯室四角的摄像头亮了起来。
  棠妙雪抬手遮住刺眼的强光,隐约发现自己不远处的审讯台后面坐着一个身穿橙色囚服,身材健硕的光头大汉。

  棠妙雪定睛一看,这个光头大汉竟然是昨晚将自己拉过来的,铂金俱乐部的玩偶女郎教练——璋俊。

  「嘿嘿,美人,老子我可想死你了……」

  身穿囚衣的璋俊望着眼前身穿警服,冷艳无方的棠妙雪,原本浑浊的目光中登时绽放出饿狼般饥渴的眼神,双眼死死地盯着棠妙雪那裹在紧身警服中的曼妙身材,嘴角撇起一丝邪恶的淫笑。

  见到是熟人,棠妙雪安心了不少,只见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就跟昨天童蕾所用的武道馆一样,这间『审讯室』四周的墙上也挂满了类似假阳具,软皮皮鞭,手铐,绳索等各种各样的性爱工具

  『等下他就会把我扒光了压在身下,然后用这些工具肆意淫辱玩弄我的身体吗?』

  望着墙上这些这些形状怪异,甚至有点恐怖的性爱工具,棠妙雪嘴角撇起一丝兴奋的微笑。

  「喂,别愣着,快点开始,否则会被扣分的……」

  见到棠妙雪没动作,坐在对面的璋俊忽然低声催促道。

  棠妙雪闻言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挺起胸膛,对着璋俊说道:

  「我叫纪柔,是你的主审官。」

  接着,棠妙雪便按照任务书中设定的剧情,迈开玉步走到璋俊的面前,弯下蛮腰,用如水的双眸仔细端详了他一会儿,然后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一个月内连续强奸凌虐二十三个女孩的,被称为『淫魔二十三』的璋俊果然长得凶神恶煞,让人望而生畏。」

  璋俊闻言咧嘴一笑,顺着棠妙雪胸前衣领,向她的丰乳狠狠地盯了一眼,淫笑道:

  「嘿嘿,纪警官,如果你也愿意脱了衣服,赤身裸体趴在我身下任我淫虐一番你的胴体,那我就是『淫风二十四……」

  「啪——!」

  璋俊的话还没讲完,一声脆响,璋俊的右脸颊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接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棠妙雪伸出玉手拽着他的衣领,凤目冷冷的盯着他,同时咬着樱唇一字一字恶狠狠说道:

  「你这个变态,别以为女人都是好欺负的,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得罪了我,你的下场会很惨。」

  对着强势的棠妙雪,光头璋俊似乎更兴奋了,只见他闭上眼睛,一边闻着棠妙雪头发上飘来那股迷人的香水味,一边望着她淫笑道:

  「嗯,纪警官,你体香内的费洛蒙浓度真高,这代表你有一身淫肉,在床上一定很辣,说实在的,我就喜欢蹂躏你这种外表冷艳,内心放荡的淫肉美人。」
  棠妙雪闻言登时玉面一寒,拽这他衣领的手用的力更大了,璋俊以为棠妙雪又要扇他耳光,于是微微一笑,干脆闭上眼睛任她打。

  但出乎璋俊意料之外的是,棠妙雪并没有出手打他,而是寒着俏脸冷冷地望着他,淡然道:

  「哼,我真该一枪毙了你!」

  说完,棠妙雪便在璋俊挑衅的目光中自然的站起娇躯,然后从怀中的任务书里抽出一张照片,向他面前的审讯桌上一扔,玉面寒霜的喝道:

  「说——!这个女人是不是你强奸的?」

  那张照片的主人公是一个浑身赤裸,美腿大开摊躺在席梦思上的漂亮女人。
  只见这个女孩两眼泪痕,曼妙的娇躯上散落着扯碎的衣服,蕾丝胸罩已经被扯到了腰间,雪白的乳房上布满了道道细长的抓痕。

  而她的樱唇中则塞着一团男人的袜子,至于他的下体,则被粘稠的精液糊住了……

  更可怕的是,只见从她的脸颊,胸乳直到下体雪白的大腿上到处流淌着昏黄的尿液,这个女孩显然被人肆意淫辱过。

  「呵呵,这是我的十二号宝贝,我记得那是我第二次出狱的时候,当时我在一个度假酒店当清洁工,当我打扫到她所在的房间时,发现门没关好,而她正好躺在床上休息,所以我忍不住就……

  嘿嘿,我现在还记把她那生机勃勃的的身体蹂躏成一摊肮脏白肉的过程,那滋味,别提有多美妙了……」

  说到这,只见璋俊从照片中抬起头,望着眼前棠妙雪那包裹在紧身警服中的曼妙娇躯,咽了口吐沫,激动地说道:

  「……纪警官,你也很漂亮,介不介意我在你这身雪白的淫肉上重温一下啊?」
  「闭嘴——!」

  「啪——!」

   璋俊出言不逊,棠妙雪立刻拿起任务书照着璋俊的光头上又重重地拍了一下。
  「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我要你好看!」

  棠妙雪玉面寒霜的对着璋俊娇咤了一声,接着,举手拿起任务书中的另一张照片,继续追问道:

  「那这个欧洲女人呢?也是你干的吧!」

  璋俊低头一看,只见那是一个娇躯上套着皮绒大衣,近乎赤裸的金发碧眼欧洲白种美人。

  金发美人被绳索反绑在一个马桶上,身上的皮绒大衣被扯开了,绳子绕过她雪白的双乳,向下缠住她那双不着存缕,光溜溜雪白修长的美腿,使它们折叠在一起,以至于这位欧洲美人的下体成M型,彷如螃蟹一般将自己娇嫩欲滴的阴唇赤裸裸地暴露在镜头前。

  但与前一个女郎痛苦的表情不同的是,这个欧洲美人对着镜头的表情却是巧笑倩兮,彷如对自己这幅全身赤裸,四肢大开的淫荡姿势完全不介意一般。
  「呵呵,没错,我也上过她,她是个国际名模,那是在一次国际模特大赛的后台,她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被我捂着嘴拉进了卫生间,我就在那个卫生间把她扒光了,然后把那雪白的娇躯从头发到脚趾玩了个通透,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欧洲美人竟然是在咱们图夏国当地长大的混血儿花奴。

  这个混血花奴个性相当放荡,面对我的我对她肆意的强奸淫辱,她不但没有丝毫的反抗,反而媚笑着扭动被捆绑住的雪白身体一边荡叫,一边主动坐到我身上用小穴套弄我的下体,最后居然还被我弄出高潮喷水。

  唉……纪警官,说实在话,这次应该算是她强奸我,而不是我强奸她。
  而且,纪警官,完事之后她还跟我说了句话,你想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棠妙雪闻声秀眉一皱,冷然道:

  「她说了什么了?」

  璋俊闻言没有回答,而是笑着对面前的棠妙雪点了点头。

  棠妙雪见状略一犹豫,便弯下蛮腰,侧脸将耳朵凑到了他的嘴边。

  璋俊咽了口吐沫,然后一字一句地在棠妙雪的耳边说道:

  「这个欧洲美人说啊……她说她跟纪警官您一样,都有着一身雪白曼妙的淫肉,可以让我尽情的淫辱玩弄,嘬——!」

  说完,璋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的在棠妙雪的粉颊上亲了一口。
  「啪——」

  又是一声脆响!

  但这次棠妙雪却并没有打到璋俊,因为不知何时,璋俊竟然解开了自己的手铐,伸手接住了棠妙雪的玉臂。

  棠妙雪并不意外,因为这是玩偶任务书上写好的反击,但戏要做真,所以棠妙雪还是秀眉一跳,假装惊呼道:

  「啊——!你竟然挣脱了……」

  「哈哈……来吧宝贝!让我爽一下!」

  棠妙雪的话还没说完,只见璋俊站起身,粗壮的手臂抓着棠妙雪的玉臂反手一压,便将棠妙雪的娇躯按在了审讯桌上。

  接着,只见璋俊将下身抵住棠妙雪的身体,隔着棠妙雪的紧身短裙,用阳具摩擦她的臀瓣。

  「哇塞!好紧俏的小屁股,在监狱里憋了这么长时间!老子今天可以爽个够了!」

  璋俊一边用手捏着棠妙雪的紧俏的臀瓣,一边兴奋地大喊了起来。

  而随着他这声喊叫,只见布置在房间各处的摄像头纷纷聚焦到了棠妙雪那赤裸的娇躯上,棠妙雪知道演出正式开始了。

  于是棠妙雪深呼一口气,妩媚地挺起上半身,一边露出挂在自己腰间的玩具手枪,一边向着璋俊假装挣扎道:

  「把你的脏手放开!你竟敢连我都敢碰,你就不怕……」

  「不许动!」

  就像计划好的那样,璋俊抽出了棠妙雪腰间的假手枪,抵在棠妙雪的后腰上威胁道。

  棠妙雪闻言娇躯一抖,便停止了挣扎,转头愤恨不平地望着身后的璋俊。
  「嘿嘿,这就对了嘛,老子只是想用你的美丽的身体发泄一下,只要你不挣扎,我便不会伤害你。」

  看见棠妙雪服软了,璋俊得意地一笑,在棠妙雪那紧俏的臀部上拍了一下,然后便转身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到了离棠妙雪不远的地方。

  接着,只见他大刺刺的分着腿坐在椅子上,抬起枪指着棠妙雪咧嘴一笑,道:
  「过来,纪警官,跪在地上,然后像母狗一样爬到我胯间来!」

  听到璋俊的命令,花奴心性的棠妙雪内心顿时升起一阵燥热,但按照任务书她不能表现的太顺从,于是便秀眉一皱,望着璋俊冷冷地说道:

  「你知道你对我做这种事会有什么后果吗?我可是女警察!」

  「我才不管什么后果呢!反正我已经被判死刑了,死前能爽一把值了,如果纪警官你今天不配合的话,那你就只好给我陪葬了……」

  说到这,只见璋俊举起枪对着棠妙雪厉声喝道:

  「快过来服侍老子,不然老子就开枪了!」

  棠妙雪闻言瞥了眼头顶的摄像头,接着便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撩起自己的警察短裙,缓缓地将娇躯跪在了地上。

  只见棠妙雪像小猫一般,扭着玲珑曼妙的娇躯缓缓地爬到了璋俊的面前。
  「呵呵,非常好……」

  面对徐徐靠近的棠妙雪,璋俊很满意,只见他伸手拉下自己的囚服裤子,然后一手握着自己那肮脏的阳具撸动着,一边甩开一只皮鞋,将穿着袜子的脚伸到了棠妙雪的面前,冷笑道:

  「来,纪警官,把袜子帮我脱了,然后用你的舌头给我来个足底按摩!」
  当璋俊把脚伸到棠妙雪面前的时候,她便感到一股刺鼻的汗味扑面而来,而听到璋俊的下贱命令,棠妙雪的花奴本性顿时被撩拨起来,本能张开嘴就想含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脚掌。

  但是棠妙雪忽然想起此刻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于是张开的小嘴又重新闭上,并且转过头去装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璋俊一见,顿时怒道:

  「哎呦?居然还敢嫌老子脚有味?!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快给老子舔!」
  「啊哈……」

  说完,璋俊干脆抬腿一脚踩在了棠妙雪那俏丽的脸蛋上,以至于棠妙雪立刻发出一声娇哼。

  「哼!你给我记住!」

  漂亮光洁的脸蛋被男人的脚掌踩踏,棠妙雪内心的被压抑的花奴本性再也忍受不住了,而且戏演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于是只见棠妙雪半真半假对璋俊冷哼一声,便抬手握住了他脚腕,然后张开樱唇,咬着袜子将它从璋俊的脚掌上衔了下去。

  于是,璋俊的脚掌便完全出现在了棠妙雪的眼前。

  棠妙雪看着眼前带着异味并有污垢的脚掌,痴缠地抿了抿舌头,然后便用手扶着他的脚掌,张开嘴唇将大脚指含进了嘴里。

  「哈哈哈!老子真想让全世界都看看,一个如此绝色美人警察竟然跪在我这个低贱的男囚胯间,用舌头吸允舔弄他的肮脏脚丫子。」

  望着跪在脚边的仔细舔弄自己肮脏脚掌的棠妙雪,璋俊兴奋地立刻甩开另一只鞋,抬起另一只脚踩到棠妙雪丰满的胸乳上,然后一面隔着棠妙雪的黑色胸衣用脚掌揉搓她的乳房,一面大声命令道:

  「好柔软的感觉!纪警官,把你的胸衣脱了,我要好好玩玩你这对白奶子!」
  正用舌头舔弄着璋俊脚趾缝的棠妙雪闻言抬头瞄了一眼,然后缓缓地张大樱唇,将璋俊的整个脚掌含进嘴里。

  与此同时,只见棠妙雪腾出手来解开自己的警服外套放在一边,然后拽着自己黑丝胸衣向上一撩,于是她那对雪白娇嫩的乳房便弹了出来。

  「哈哈,你这小淫娃竟然连胸罩都没穿,看来你早就渴望被男人肆意亵渎了吧……好啦!你这个痴女警官,你要把老子的脚舔化了!」

  璋俊怒喝一声将脚掌抽出棠妙雪的嘴巴,然后将满是唾液的脚掌抵在她那光滑的俏脸上擦了擦,然后放下脚,将两只脚掌全部踩在棠妙雪袒露出来的白嫩乳房上。

  只见他用脚趾分别夹住棠妙雪的两枚粉色的乳头,然后一边用脚掌摇晃她的乳房,一边淫笑道:

  「哈哈,怎么样?纪警官,以前有男人这样用脚玩弄过你的奶子吗?」
  被凌辱的欲火焚身的棠妙雪本想如实回答没有,可想到自己中扮演的是一个正直的女警,于是一咬牙,挺着腰肢,一边任由璋俊肮脏的脚掌在自己白嫩的椒乳上游走玩弄,一边满脸娇红地冷然道:

  「我……呼……我不想跟你种贱男人讨论这种问题!」

  「呦呵?!还挺嘴硬!好,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说到这,只见璋俊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墙边,从墙上的性爱玩具架上拿下两个带着红绳的铃铛和两条皮鞭重新回到了袒胸露乳跪在地上的棠妙雪。

  「给老子抬起头来!」

  只见璋俊拽着棠妙雪的长发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并将手中的两个铃铛分别系在棠妙雪的两个乳头上,然后伸手一拍棠妙雪的乳房,随着棠妙雪双乳的摇晃和抖动,两个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嘿嘿!怎么样?纪警官,这两个乳摇铃很适合你这对雪白的奶子吧?」
  棠妙雪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乳房上的铃铛,不屑的冷笑道:

  「贱男人的嗜好果然很变态……」

  「嘻嘻,别着急,我还有更变态的玩意呢……快,给老子躺在桌子上,老子要干你了!」

  这时,璋俊挺着粗硬的阳具,用手抻了抻手中的两根皮鞭,像棠妙雪命令道。
  棠妙雪看了看璋俊手中的皮鞭,抿着嘴唇道:

  「你……你是想用这鞭子鞭打我吗?」

  「老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废什么话!给老子躺下去!」

  说完,只见璋俊伸手一把掐住棠妙雪的脖子将她的娇躯仰面用力按在了桌子上。

  紧接着,只见璋俊拉着棠妙雪的紧身短裙用力一扯,只听撕拉一声,碎布纷飞,只见棠妙雪那包裹在黑丝吊带袜中的迷人下体便露了出来。

  望着棠妙雪胯间那挂着淫水,仿佛红杏般娇嫩欲滴的阴唇,璋俊顿时食指大动——

  「好漂亮的蜜穴啊——!纪警官,你平常应该有注意保养它吧,可惜,今天他要被我玩烂了……」

  说到这,只见璋俊伸手掰过棠妙雪两条雪白的美腿,用鞭子将它们分别盘起绑住,不一会,棠妙雪便赤裸着雪白的身体呈M型姿势展现的璋俊的面前。
  「呵呵,只是SM捆绑吗?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

  棠妙雪本来以为璋俊拿鞭子是想用皮鞭鞭打他的身体,但没想他只是想玩捆绑游戏。

  对于过去经常被主人捆绑调教的职业花奴棠妙雪来说,捆绑奸淫简直是家常便饭,于是放下心来的棠妙雪这分着一双被盘在一起雪白的长腿,望着璋俊冷笑道。

  「嘿嘿,纪警官,这只是第一步……」

  说到这,只见璋俊伸手将棠妙雪从桌上抱了起来,然后将棠妙雪那柔软的娇躯举高,使她那因被捆绑而被迫分开的大腿大呲呲地展现在墙角的摄像头前,是摄像头后方的人能够清楚的看见棠妙雪两腿间那泛着淫水的娇嫩阴唇。

  「哈哈,老子的肮脏阳具马上就要插进这位纪警官的下体里了。」

  说完,只见璋俊将棠妙雪抱在怀里,挺着阳具在棠妙雪的大腿根上来回蹭了两下,便扑哧一声将阳具刺进了棠妙雪的肛门里!

  「嗯……」

  璋俊是铂金俱乐部聘请的专门调教棠妙雪这些玩偶女郎的人,所以阳具比平常的男人更粗硬。

  棠妙雪感觉自己的肛肠中仿佛忽然刺进了一根烧红的钢管,以至于及时是已经习惯被男人奸淫的棠妙雪也忍不住秀眉一皱。咬着牙哼了一声。

  「呵呵,老子这根宝贝操烂过二十三多个玩偶女郎肛肠,纪警官,你很幸运成为了第二十四个,怎么样?感觉很刺激吧!」

  「没……没什么了不起……你还可以更粗暴点……」

  虽然自己的肛门已经被璋俊操的火辣辣的疼,但棠妙雪依然咬着牙挑衅道。
  此刻对棠妙雪来说已经跟玩偶任务无关,作为曾经的花奴,她就是不想在这场性战中输给璋俊,棠妙雪不相信自己有搞不定的男人。这是作为一个顶级花奴的荣誉感使然。

  「呵呵,纪警官……这可是你说的,那你看看这招如何——!」

  璋俊闻言咧嘴一笑,用身体撑住怀中棠妙雪的胴体,腾出一只手来跨过棠妙雪的雪腿,将手指猛地插入棠妙雪的淫水泛滥的阴唇,拼命抠动起来。

  「啊——!」

  女人最稚嫩的地方被璋俊粗糙的手指毫无怜香惜玉的肆意搅动抠弄,棠妙雪顿时脸色一白,顿时尖叫了起来。

  「叮当……叮当……」

  虽然棠妙雪喜欢被男人性虐待,但还是有限度的,而此刻璋俊将她两条美腿盘起来,像转动把手一般扭捏凌虐她的下阴,显然已经超过她能忍耐的限度。
  随着棠妙雪的叫喊声越来越凄厉,她那雪白的胴体也忍不住跟着剧烈痉挛震颤起来。而系在棠妙雪那对乳房上的铃铛也随着摇晃的身体而发出不规律清脆的铃声。

  「哈哈,太动听了,就是这样,美人警官,隔着你的阴道壁,老子的手指似乎能摸到老子插你的肛门里的大鸡巴了,我感到你的直肠壁在收缩包裹着我的阳具,给老子再抖的剧烈一点!」

  棠妙雪痛苦的叫声反而让璋俊更加兴奋,只见他一边将自己的阳具在棠妙雪的直肠里来回拼命抽插,一边用手指更加疯狂上下的扣弄她的阴唇,将棠妙雪阴道内的淫水一股股地都抠了出来。

  「呀——!不要在抠弄了——我、我那里的水已经快干了,璋俊先生,我求你了——呀!」

  棠妙雪刚开始感觉勉强能忍受,毕竟阴道内有淫水做润滑剂,璋俊刚开始时抠弄她阴道时,棠妙雪感觉还没那么疼,可是当璋俊将她体内的淫液抠的差不多后,棠妙雪便感到下体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好像自己充血的阴蒂都要被他扯掉了——

  「还没干净!操!真是个荡妇,穴里竟然存了这么多淫水,你到底多想被男人上啊?老子今天要把你这块放荡的淫器彻底玩坏,啊——!」

  显然棠妙雪的求饶对璋俊无效,听到棠妙雪的尖叫声,反而璋俊抠弄的更加疯狂。

  棠妙雪知道求饶没用,于是一咬银牙,挺起赤裸的娇躯反而将腿分的更大,任璋俊去亵玩自己的下体,于此同时,棠妙雪用玉臂挽住璋俊的脖子,并同时伸手向下去抚摸棠妙雪们俩人的交合处,用手加大璋俊的快感,以图让璋俊尽快射精。

  「我擦——!你这婊子竟然还有这招——!不行了,忍不住了——!」
  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不一会儿,随着璋俊一声呐喊,插在棠妙雪肛门的阳具顿时开始剧烈的抖动,便将一股粘稠的精液射进了棠妙雪的肛门里,然后便双腿一软,抱着棠妙雪倒在了地上。

  而棠妙雪也因为下体的疼痛,雪白的胴体剧烈痉挛了几下,便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在昏倒之前,棠妙雪发现一股粘稠的精液从自己雪白的大腿缝中流了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