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欧克牧场物语】(06)【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欧克牧场物语】(06)【作者:gda20456(悠哉闲人)】
字数:8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早安呀…欧克」在清晨的湖边,一具拥有美丽红发的赤裸美丽躯体从红色的破布中起身,旁边还躺着壮硕的绿色身躯。

  赤裸女子丝毫不在意身旁的男人的眼光,径自走入湖中清洗昨晚欢愉过后的汙秽,在晨光印照的湖面上倒映着女子美丽的素颜。

  男子沈默不语的望着湖中女子,似在回味昨晚的愉悦或是如何面对这春风满面的女人。

  「红娘…为什么昨天要这样…?」我不解的问,虽然只是个游戏大家都是来玩的,但心底还是怪怪的。

  「这样子才刺激呀!欧克」少女在湖中开心的说着「就如我昨晚说的一样,美好的夜不要浪费了,何况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人类外的生物做呢,真是刺激呀!」像是在回味一般,少女搓揉身体的动作又慢慢变的抚魅万分。

  少女清洗完身体后,重新拿出了套同样的衣服「你也洗洗吧,我去帮你准备早餐吧,屋里有食物吧?」少女走向木屋询问。

  「在地下室走廊有一些食物,走廊走到底就看的到了…」我也爬起身进入湖中清洗身子,反正昨晚都看过了也不在乎。

  木屋内桌子的两旁,一男一女分别吃着各自的食物,屋中只传来餐具敲击的声音,在片刻后,一人似乎受不了这沈默的气氛率先开口了。

  「你就不能讲点话吗?昨晚干我时你不是讲的很爽吗?」红娘忍不住翻了白眼说道,但看在我眼中只觉得风情万种。

  「昨晚是…喝了酒呀…我之前也只跟宠物时会这样讲…跟其他玩家还被逆推什么的还是第一次…」我无奈的说,昨晚怎么感觉都像是被下药逆推什么的…
  「亏你还是个说要当个战士出去镇外抓魔物,照你这样出去也是被魔物当精液ATM呵呵呵」红娘一脸讽刺好像还在脑海中想像画面,表情忍不住的变幻。
  「是!是!下次我会记住,别喝陌生人给的酒…」我没好气的说,心底发誓下一次要认真点「所以红娘你究竟要干吗,不是就是为了爽一炮吧?」现在疑惑就算红娘想要来一夜情,也没必要大老远跟我来牧场。

  「就是为了打一炮呀,我想试试看跟人类外的生物作作看吗,在帮我倒一杯牛奶」说完把杯子递给了我,真当是自己家呀…

  「不过也不尽然啦…,我不是说我有买了块农田吗?也是在这附近呵呵」红娘指了一个方向说道,不过没想到她的田也在附近,这也就是说她家也在附近吗?
  「所以啰欧克,有空我会过来…玩~呵呵呵呵」看来我有一个风骚又麻烦的邻居了…

  吃完饭后,红娘自己就先回城镇了,依她所说是要先去买种田用的奴隶,照昨天的对话来看,之后去农田里看应该是一堆赤裸的肌肉男吧………

  「…………噁………」

  光是想像那种情景就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没事还是不要靠近那边好了,默默的在心中下一个与自己的约定。

  想起昨日有顺便申办了一张冒险者证,顺便看一下有什么任务好了印象靠这张卡就可以查看。接取任务不过要收取任务奖励还是要到公会中办理手续。
            冒险者任务(落叶镇)

  1。清理城镇附近小草兽2。清理城镇附近盗贼据点3。商队护卫4。美女老闆诚徵肌肉猛男农夫5。陪同森林内部採集药草6。解救被魔物抓走的人。
  看起来都蛮正常的虽然混入了奇怪的东西,但是有些任务还是办的到的感觉,当然农夫什么的就算了。

  左看右看还是打不定主意,决定去找昨天私底下说要讨论一起去野外探险的芦苇草。

  顺手先将清单上的清理小草兽接了反正来回偶而都会遇到多少可以赚点钱。
  在镇上找到了芦苇草的住址,算是在人多的市中心呢,看来家境应该也不错屋外还有个小花园,园中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卉。

  不过当我要敲门时却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的哀鸣声「呜呜……呜呜拇呜呼…」,一大早就那么奔放不过我也没资格说别人的样子,懒得等他们完事我还是直接敲了门。

                叩叩叩

  「谁呀?」屋内传来没精神的芦苇草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作那事呀,过了没多久门打开了。

  「是你呦悠哉悠哉,虽然说要讨论也不用一大早就来呀,我才刚醒来耶…算了进来吧」看着眼前眼皮沈重的男人,心底冒出丝丝歉意。

  一进屋子内就看到客厅中央放着一张椅子上方坐着一位女人,说是坐着也不太对她应该是被绑在椅子上,双脚被绑成M字开腿而手被反绑在椅子后。

  浑身赤裸的女人,看面容貌似40多岁了已经有点年纪脸上都有皱纹了,双眼被漆黑的面罩遮掩而嘴巴也塞着塞口球从空隙不断滴下口水,头顶黑发中有对猫耳而四肢有黑色的毛发,仔细看椅子下方也垂着一条尾巴。

  而两腿中间的肉穴已经泛滥成灾,淫水已经沾湿了阴毛而流到了地板上的脸盆中,阴蒂上还被插了一根针,这意外重口的景象令我吃了一惊。

  「怎样我的宠物不错吧?是只猫娘呢」看着我吃惊的模样,芦苇草指着椅子上的女人说道。

  「那模样应该称作猫大娘吧,你喜欢大妈呦?」我打从心底不承认那是猫娘,那根本就大妈吧!

  「你不懂这种风韵犹存的美感,生过孩子后那种为人母的风情」芦苇草不屑的说,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年轻的。

  「你看你这发春的贱猫,听到有男人接近的声音就湿成这样了吗?真想让你女儿看看她妈是多么淫荡,只有是公的或许都可以让你幻想到湿吧」芦苇草突然转头大骂女人而女人的反应却是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像是在反对一样,下半身水却流的更多了并脸颊泛红「嗯嗯……呜……」

  芦苇草另外拿了两张椅子过来,两人坐下后我看了下室内装潢,跟花园相比意外的单调,除了椅子桌子外什么都没有,跟我的木屋有得比了。

  「那要不要一起组队吗?」我对着芦苇草说道,看他一边对我说话一边拿逗猫棒搔着猫娘的身体还真忙耶。

  「呐…你知道找队友…要注意什么吗?」

  芦苇草突然送出一个问题给我,不过找队友要注意什么?「能力搭配吧…?」
  「不对啦…是癖好…你想想看,除非喜欢3p或带绿帽,在这游戏中都是为了找到喜欢的宠物吧?所以啦如果两人都喜欢同样的宠物迟早会发生冲突吧?」芦苇草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那你的癖好是…大妈?」我疑惑的问

  「是熟女人妻…我个人觉的大妈和人妻是不同的,你想想大妈是年纪大就是了而熟女人妻则是要结过婚生过孩子才有那种感觉」芦苇草如此表示。

  「………那你放心好了,我并不喜欢人妻所以不会跟你抢…」正经的表示
  毕竟如果芦苇草只喜欢人妻的话,那之后我的选择还是比较多的。

  「那就没问题啦,我去拿个酒来祝贺我们组队吧!」话说完就转身拿酒去了
  再三看着酒杯里的酒,透明的酒水在杯中晃荡「芦苇问你下,这酒不是有什么特殊效果的酒吧?」实在很担心又是什么奇怪的酒,女的就算了可是这位是男的…

  「就普通的酒呀,我那买得起什么有特殊效果的酒,我在酒馆看过那种酒一瓶都要上千金币耶,有那种钱我还宁愿买装备或奴隶还比较好哩」芦苇草笑说,知道是普通酒我就安心了「乾杯!庆祝…组队成功!」

  「乾杯!」

     说完我们把冒险者证拿出来打算互相登记在一个队伍下

            [请输入队伍名称___]

  「要叫什么名字?」我问芦苇草说「队伍名称很重要!通常代表那个队伍的目的。目标之类的又不能太中二,你应该不会想取些无敌。英雄。闇色。烈焰之类俗套的名字吧?所以我们首先要决定队伍方向!!」芦苇草兴奋的说着「方向??」
我疑惑的问。

  「嗯…比如专门打副本呀。或是抓特定魔物呀。或专抓奴隶之类的」芦苇草数着手指说「那你有什么想做的吗?我是都无所谓啦反正能赚钱就好了」芦苇草把责任扔到我这边…

  所以说现在是要我想组队想做什么吗,原本计划只是单纯的变强和抓宠物也没特别想做的说,抓宠物要做什么呢一直强化自己吗?要赚钱我有牧场只需要扩大就好了,说到牧场扩大就是要更多魔物吧,有了魔物就让牠们繁殖………
  「啊啊!我知道了!!我们的目标就是抓补魔物来我的牧场进行繁殖!!」芦苇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先听我解释…,你想想看我的牧场是做什么的?是用来繁殖魔物的!当魔物生个几次后身材应该就会接近你喜欢的那种人妻类型吧,气质不敢说有但身材应该也可以吧?而且我刚想起我那有只母牛就类似你喜欢的感觉,到时也算你入股农场不错吧」我对着芦苇草解释,毕竟感觉有种太偏向自己了

  「……嗯…牧场呦…如果分的钱多的话也可以考虑啦,不过如果有我喜欢的熟女人妻类型我要先挑」芦苇草思考了下觉的好像不错

  「OK!那我们队伍名称就叫…就叫…狩猎者好了…名字好难想」好像很难听但是算了……

  输入完队伍名称后就组队成功了,而看了下冒险者证上多出了队伍名称和队伍声望,任务表也多出了队伍领取和个人领取的差别按钮。

  「好了~这样就组队完成了,要先接个简单的任务试试看吗?」我问芦苇草说

  「可以呀…你不介意我先去吃个早餐,你先选任务吧」说完就去准备早餐了
  要接任务的话要接什么呢…,总不能挑太难的如果组队的第一个任务就失败太难看了,还是说挑个太简单的又没feel…,还是重新看下有没有新任务好了。

  找寻或解救村庄被虏者:村庄中的艾莉姐妹一个礼拜前在镇外森林採集时失踪了,徵求冒险者找回酬金50个金币

  清除森林里的哥布林巢穴:最近镇外森林搬来了一窝哥布林,以防万一还是尽快清除吧,酬金50金币

  看了任务列表这两个的地点好像都在同一个地方,应该可以一起做所以就接下了,反正哥布林什么的应该很弱吧,离镇上也不会太远连镇民都敢自己去应该没多少危险。

  「就这两个任务吧,对了你芦苇草你的宠物有什么技能?」我将任务接下顺带问了下正在吃麦片的芦苇草。

  嚼嚼…嚼嚼…嚼嚼…?

  嚼嚼…嚼嚼…嚼嚼…?

  嚼嚼…嚼嚼…嚼嚼…嗯…

  「吃饭不能讲话…可以呀~就接呀,宠物技能呦…」芦苇草吞下了口中的食物说,之后展示给我看宠物的讯息

  宠物:骚猫(黑影猫)

  关系:奴隶阶级:普通技能:无声行走,二连击性癖:被虐

  「二连击是什么效果呀?」无声行走应该是走路没声音吧,二连击是能瞬间打两次吗?

  「骚货附体」芦苇草想了想进行了附体,附体过后头顶多出一对猫耳。手脚也多出了黑色的猫毛来「没有肉球啦…」注意到我在看他手,芦苇草马上将手掌给我看,看来是知道我在想啥…

  「二连击!」芦苇草拿起餐刀挥向桌上的麵包,只见餐刀划过麵包瞬间麵包变成了三片「二连击就这样我砍一刀而目标会多出另一刀的伤害,可是我不能控制,而且只能使用这种人小刀类才用的出来」说完将麵包夹了火腿吃了起来,好方便呦…

  「那你的宠物技能是?」芦苇草反问我

  我将两只宠物附体展示了一下技能,我发现自己现在战斗状态下全身披着木铠。手臂缠绕着藤蔓而拳头则是巨大的金属手套加锁链已经有一个战士的样子了。
  「锐利附加有什么用?」芦苇草提出一个跟我一样的问题「应该是用锐器比较好用吧我想…」我回道

  「不对!照你说的应该称呼锐利强化而不是附加,字面上看应该是指额外加上的,所以应该是你的攻击会附加上锐利才对…」男子边翻阅论坛边思考着「你试试看各种攻击吧,用我这边的木桩好了」

  我跟着芦苇草进入客厅里面的房间里面有一根巨大的原木,上面绑满麻绳看起来很耐打的样子。

  「虽然一般情况看不到攻击力,但这傢具可以显示攻击效果,毕竟还是有人想知道自己的程度所以游戏才设置这个,不过只能大致参考啦」芦苇草边在木桩旁设定数据边讲「设定好了攻击吧」

  我首先握紧拳头用力砸向木桩,砸下的瞬间木桩感觉好扎实「不错耶感觉蛮爽的!」突然想到这几天战斗好像拳头都没用到,几乎都是靠藤鞭救命……
  木桩上有一个深深的拳印显示不过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看来拳头攻击没有锐利效果耶,还是说是攻击方式?」

  之后又试验了各种攻击,头锤。手刀。脚踹。擒抱。飞踢。藤鞭等,最后发现藤鞭和手刀这类型的攻击都会留下被砍过的痕迹,明明是圆圆的藤鞭劈在木桩上结果留下了像是被刀划过的痕迹而不是裂开。

  「看来是要划出圆弧轨迹的攻击才有附加上去,所以正拳和用脚踹这种往前定点的就没有,而且效果不算很明显」最后两人下了这样的判断。

  「毕竟也是多了一种攻击效果啦,搞不好哪天也有用处,而且我看你用的也很顺手」芦苇草看我双手控制藤鞭将一块乳酪扔到空中,藤鞭快速挥舞掉下来的已经是切片好的乳酪了「不要玩食物!尤其是我的!」

  枯萎而倒落在地上的树木,因为树木高耸遮住阳光而阴暗潮湿环境,满地的落叶像是枯黄腐朽的地毯,这边是落叶镇附近的森林,全年都有的落叶地毯也是镇名落叶的由来。

  虽然森林阴暗潮湿可是生长丰富的药草,而且边缘处也没有大量或强悍的魔物出没,所以镇上的人时常会进入森林边缘採集些草药卖钱添补家用。

  森林中欧克和人类男子两人凭藉着发光水晶在阴暗的森林中行走,只是繁杂的树枝不断阻拦他们的去路。

  发光水晶:漂浮在手中散发微弱光芒的水晶,激发后可以持续一小时左右,价格低廉是常用的照明工具。

  「你确定两个人够吗?任务要清理一群哥布林耶…另外你真的确定那姐妹也会在巢穴内吗?」人类男子询问身后的绿皮肤欧克

  「你想这两个任务反正都在一个地方呀,姐妹被哥布林抓走的机会很高,而且哥布林应该只比小草兽强一点吧」欧克不在乎的样子

  「况且在这森林中搜寻哥布林什么的难度也太高了吧,你不是有只木藤精,不能像漫画动画之类的让他沟通树木什么的来找出哥布林的位子吗?」芦苇草在前方探路说道,在技能的作用下就算踏上枯叶也不会发出任何声响,是最适合斥候的人了。

  「不行!我的藤藤只能沟通有意识的树木也就是同样的植物类魔物,如果沟通了说不定会引到其它的过来」我回道

  「就是这附近了吧,照冒险者公会提供的讯息来看,我们的目标是在这附近失踪的,先从这开始找起吧,不过我们不要离太远不然有危险无法提供救援」对照着手中地图,判断我们应该到达目的地了。

  森林中的一个小池塘,与其说池塘不如说只是个积水的坑,一眼就能看到坑底的烂泥巴,坑的周围有很多杂草,而坑的中央座只剩下半身的石像,另外资料上没说是什么原因大部分强悍的魔物不会靠近这小池塘,偶而会有几只小兽来喝水而已,所以镇民都会以这池塘为据点在四周採集资源。

  「哥布林虽然是魔物可是应该不算是强悍吧,所以有可能接近这边,不过我觉得姐妹应该是在离池塘远一点的地方失踪的」我提出我的看法「我也这么觉得,这池塘附近资源刚刚我们走来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被採集过的,所以有可能是为了採集所以远离了保护范围」芦苇草补充

  「不过也不一定是哥布林啦,刚刚路上我也瞄到很多小魔物,木藤精和一些像是老鼠的,不过都不敢靠近我们就是了」芦苇草说,不过我刚怎么都没注意到附近有其他魔物…

  经过了一会搜寻在池塘的远处找到了一些撕裂的女性衣服,应该就是姐妹们遗留下来的,於是两人继续往这方向前去探察。

  「看来真的是被抓走的,不过会是哥布林吗?」我问

  「我觉得机会蛮高的,刚刚的布条是被树枝勾破的,上头有血迹应该是受到攻击时留下的,或许是突然遇到袭击而且没有路逃走所以才想从树枝这通过」芦苇草拿着布条翻看分析说

  「这边路能两个人一起走算大的,如果是被堵住那应该就是有好几只吧,多数而又有一定智慧的魔物这附近应该就哥布林了」

  「有办法判断哥布林巢在哪吗?」我问

  「不知道耶……地上都落叶也看不到脚印,总之应该就在这附近吧,先四处找看看吧」

  又经过了一番的搜索后,终於在一个小山坡下发现一个山洞,从草丛中观察发现洞外有零碎的骨头和粪便还立起了头骨标示,还能微微听到洞内传来嘈杂的声音。

  「看来就在这里面了,不过不知道有几只」

  「直接冲进去吗?听起来洞窟不深的样子」

  「嗯…一起进去好了,我在前方开路,如果不敌的话你靠着无声行走赶回城镇求救比较好」

  两人排好队形进入了洞穴中,通道狭小灰暗,只有一些磷光蘑菇照明着不至於看不见路,两侧一样散落着杂物和破衣服等东西显得凌乱不堪,通道不长但也分了几个房间。

  搜索了房间也没发现值钱的东西,全都是各种生肉和破烂不堪的傢具,而且一只哥布林都没有。

  「看来全部哥布林应该都在最里面了,等下直接突袭好了,你一样尽量保持在门口附近」我对着芦苇草说道「ok~ 如果打不过我会尽量在你菊花被玩烂前带救兵回来的」

  「你怎知道我一定会被菊暴?搞不好里面有母的哥布林呀」

  「这游戏哥布林设定是没有母的,所以特别热衷抓补人类女子,而且繁殖的很快在没有助孕药剂的情况下两三天就可以让人类生下两到三只,在几天幼儿又会长大,如果姐妹没被救的话下周大概就多出四到六只或者他们自相残杀蜕变出大哥布林来」

  继续往洞穴深处走去,随着越接近洞底传来的嘈杂声也越大,而且也传出越来越浓厚的臭味。

  两人放轻脚步小心的不发出任何声音,来到了最深处的洞窟外,跟外面房间相比洞口放了类似栅栏的东西不过一踹就烂的样子,内部则是…

  昏暗的洞窟里,四处仍着破烂的武器防具。腐烂的食物。恶臭的粪便,中央则是一个石台。

  石台上两个年轻的肉体赤裸着身体,沾附着黄白色的黏浊液体,四肢则是被藤蔓还绳子之类的东西固定在地上。

  女子的四周有数只的哥布林,不管人形还是丑陋的魔物型态都赤裸的在女子身上发泄,两个女子身上的孔洞都正在被用着,屁眼。蜜穴。嘴巴全都塞满了哥布林的肉棒不断的抽插,胸部则是被幼小的哥布林婴儿佔据肆意的吸取母乳。
  按照女子身上的幼儿看来女子已经生产过了,不过小腹依旧隆起看来刚生产完没多久又怀孕了,两位女子被肉棒塞满的嘴巴不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双手也不断套弄着两侧的哥布林肉棒,而没分配到位子的哥布林则是在一旁上下套弄他们短小得肉棒射在女子身上,整个房间充满了女子微弱的呻吟和魔物们肆意的笑声充满着汙秽的房间。

  哥布林身上是肮髒的绿色,高度只到我的腰身而已,扭曲的尖长鼻子黄浊的大眼睛噁心的脸,枯瘦的四肢细长的手指,而人形哥布林也几乎都是丑陋瘦弱的男性身上长着数量不一沼泽般绿色的胎记。

  看来整个巢穴的哥布林都在这了,应该是吃喝和性交都在一起,不过没想到扣掉刚出生的哥布林,人形和魔物型加起来有10只比想像中还要多。

  「怎办比想像之中多了一些…你有带什么道具吗?」我低声问芦苇草「我只有一把匕首,没有什么道具…那你呢?」

  「我除了拳套外就剩下两罐回复药水了,给你一罐那我们直接上吧,失去令一半的魔物就别管了,晚一点在卷轴抓起来」将药水递给芦苇草

                喀啦

  「开干啦!你们这些畜生下地狱去吧!」

  我将洞口的栅栏踹开,先甩出一记藤鞭打飞爬在女人身上的哥布林

  芦苇草则是迅速将坐在洞口的切断喉咙解决掉后马上转身躲到我后面。
  遭遇袭击的哥布林在第一时间拿起地上的武器像我们冲来,不过他们的武器都是一些腐坏的菜刀或是细长的木棍之类的。

  「粮食!!杀了这些公的!」

  「那只欧克肉看起来很硬我要大腿」

  「瘦小那只燉汤吧」

  哥布林们冲向我们,而人形哥布林则是在后方抛掷粪便和石头「TMD这些浑蛋好噁心!」站在前面的我还没被砍到就满身粪便了

  「你们这些王八蛋,我要揍死你们这些肮髒的浑球!!!」我全力轰出一记正拳打飞了一只跳起来要砍我的哥布林到墙壁上。

  其他几只哥布林看见瘫软的屍体后立刻吓傻在原地,趁着他们发呆之时两人尽速的解决了剩下的几只哥布林。

  「虽然看着很多可是比像中容易解决耶」除了一开始被粪便袭击外后来被不小心砍到的部位都被木质护甲保护住了不过一个部位只能承受一次伤害就崩坏的样子看来防禦力还是太低了。

  「先将哥布林契约起来吧,晚点给宠物们提升下」分了卷轴给芦苇草,两人分别将其余蹲在地上的魔物化成卡片并捡取地上魔物的遗留物。

  哥布林牙齿:哥布林肮髒发黄的牙齿哥布林指甲:哥布林发灰指甲

  先将两人身上的束缚松开,看了下不知是战斗影响还是什么原因现在睡着的女人之后便开始在房间中搜索战利品。

  我翻着房间里乱放的杂物检查是否有值钱的东西,不过毕竟是低等魔物搜集的东西,大部分是快腐烂的兽肉和各种杂草还有各种垃圾。

  「悠哉你看我找到什么!」在房间另一头的芦苇草大声惊叹,将一个道具扔到我身前。

  精緻的奴隶皮革项圈:精心制作的皮革项圈,能为戴上它的奴隶在其它奴隶中赢得些许敬佩使之在奴隶中的地位提高,但却无法束缚强悍的人。

  是个普通等级的项圈呀,跟破烂的项圈比起来比较结实,不过看介绍中强悍的人不知如何称作强悍…或许只能给平民用吧。

  收起了项圈继续的翻找后来陆续在角落的屍骨中找到一些金币和材料而已,在这小哥布林巢穴找到值钱的东西或许是奢望吧。

  过了阵子睡着的姊妹中的一位醒来了,看着四周的屍体像是不明白现在处在何种情况下无神的望着地板。

  「稍微确认一下,请问你们两位是艾莉姐妹吗?」发觉有人苏醒了我走过去询问

  「……………………嗯,我是姐姐…旁边这位是我妹妹」女人如此说道,丝毫不在意身体裸露在两位男子面前,又或者是这几天的经历已经麻木了。

  「我们是在冒险者公会接取搜寻你们的冒险者,请跟在我们身边让我们护送你们回镇上」

  「好的……麻烦你们了」

  收拾好收穫的物品,将找到的两件算完整的衣服给两姐妹穿上后我们离开了洞穴,在回城镇的路中经过了那座小池塘,於是两姐妹清理了下身子,最后回到冒险者公会所在的酒馆。

             冒险者公会柜台前

  「请将卡片给我查看下」一样身着强调胸部曲线衣服的柜台小姐伸出手来向我索取冒险者证明。

  接过了卡片后,柜台小姐将之插入一个水晶中,稍微等待了下水晶闪耀着蓝色的光辉。

  「确实的达成任务了,这是您的卡片与酬金请收下」小姐将卡片与一袋金币放在我的面前交给了我。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