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同人】(璃丶潇篇)(01)
【大主宰同人】(璃丶潇篇)(01)
字数:13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西战皇干洛璃

  「战皇有旨,封洛神族女皇,为我西天战殿新任圣女。」

  这一道来自西天战皇的法旨在西天大陆上定将在西天大陆上掀起轩然大波。
  谁都没想到,西天战殿的那位战皇,竟然会亲自下旨,封洛璃为西天战殿的圣女,那个位置,在西天战殿中,可是拥有着极为超然的地位,几乎是仅次于战皇,平日里连凛冬老人他们这种长老见了,都是得恭敬有加。

  洛璃修成洛神法身,假以时日怕是将要成为第二个洛神,再加上有西天战皇护佑,假以时日洛神族十有八九将再现昔日荣光。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大的荣光洛璃竟敢视而不见,将之拒绝。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区区一个衰落后的洛神族,竟然因此引出了西天战殿中那位威名赫赫的天至尊。

  那位大千世界中的巅峰强者,西天战皇,此时竟然为此放下脸面对两个地至尊出手,以此威胁洛璃。

  「那是什么东西?」西天战皇突然从金色大手中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似是星星火点,但却彷佛随时可能会成为燎原之火。

  「不可大意!」西天战皇突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这源于他长年的战斗经验。虽然常识告诉他,一个地至尊是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但本能的危机感却是不会欺骗他的。若是在另一个世界,他恐怕不会这么警觉。

  西天大陆的空间外,无尽的绚丽火焰正在迅速成形,速度甚至要快过寻常天至尊的反应速度。但,西天战皇却也同样不是寻常的天至尊。

  没有丝毫犹豫,战皇立刻施展出了自己独步大千世界的战皇诀,灵力与战意相融,一拳直接轰向小西天界之外。

  方圆数十万里内的空间瞬间被完全摧毁,并且每一片空间碎片也同样在被不断粉碎,直到湮灭。天至尊之威,恐怖如斯!

  这下可苦了炎帝萧炎了,莫名其妙。虽然他比西天战皇还要强大一些,但差距却并非天差地远。至少,毫无防备地正面挨上战皇的全力一拳,足以让其重伤。同时,炎帝还要应对周围湮灭的空间。

  「果然有问题!」战皇的眼中寒光涌动,迅速施展起了重重手段。一条条坚不可摧的金色锁链迅速缠绕向炎帝所在的位置。

  以战皇强横的灵力结合战意形成的封印,复杂程度堪比大宗师灵阵。即便对方是圣品天至尊,想要解封也要大费周折。即便炎帝达到了那个层次,但以此时重伤无暇分心之身,怕是要被封印一段不短的时间。

  「总算解决了!」战皇额头微冒冷汗。显然,刚才的这几击对他来说绝不轻松,几乎使尽了平生手段,「看样子刚才那东西就是那小子敢违逆本皇的倚仗呢。如此年轻有为,又大有来头,莫非是哪个古族的年轻一辈精英?」

  战皇在上面不解地思考着,下方的地至尊和至尊们则是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明白西天战皇在干什么。莫非是要展露自己天至尊的威势?那也不用一下令方圆数十万里内的空间完全湮灭吧!这下他们离开时可就难以使用空间之力穿梭了。
  「洛璃,本皇再问你一次。」西天战皇的声音再度传来,响彻了整个小西天界,「可愿成为我西天战殿的圣女?」

  洛璃琉璃般的美丽眼眸第一次有些茫然得不知所措。她相信,牧尘绝不会是鲁莽之人,敢与西天战皇硬碰硬的他必然有所倚仗。但现在的事实却是,牧尘的倚仗被对方以天至尊手段摧毁了。

  在洛璃的视角中,金色大手彷佛变淡了一些,可以看到其中的光景。在里面,牧尘与曼荼罗已经赤身裸体,正饱受金色火焰的灼烧折磨,牧尘英俊的脸庞与曼荼罗精致的小脸皆是痛苦地扭曲着。

  是为了拯救牧尘而放弃自己的身体,还是放弃牧尘而固守所谓的贞洁?
  「我愿意!」洛璃轻咬红唇,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她的男人,他不后悔。
  「很好!」西天战皇心情大好,只一挥手便将洛璃卷入了金光之中带走。
  ……

  西天战殿,战皇的寝宫中。

  「你为何言而无信?」洛璃清澈悦耳的声音泛起了毫不掩饰的怒意。

  「本皇可从未说过要放过牧尘。那上古曼陀罗花与牧尘屡次挑衅我西天战殿制定的规则,自然该罚。」西天战皇漠然开口,一挥手,一道金色影像便浮现在了洛璃的眼前。

  只见画面之中,曼荼罗娇小的身体完全赤裸。周围,几个精壮的男人将其团团围住,一脸不怀好意。

  其中一个,正是白天前往洛神族的凛冬老人,从外貌来看他几乎可以做曼荼罗的爷爷了。但就是这样一个年迈的老人,毫不客气地将曼荼罗娇小的裸体搂入了怀中,如同搂抱着孩子一般将曼荼罗身体抛高,令她在坠下时直直撞向自己的阳具。

  「啊!」曼荼罗凄惨地呻吟着。那如同孩童般的小穴看上去根本无法承受凛冬老人的巨物,下身顿时被撕裂。

  「我西天战殿的长老皆精通双修之法。那曼荼罗修为不低,犹胜寻常大圆满地至尊几分,本体又是珍贵的上古曼陀罗花。自然有不小的惩戒价值。」西天战皇漠然地说道。

  「你想看一看牧尘现在的样子吗?」战皇突然问道。

  洛璃的眼光中此时已经重新平淡如水,但当她看向西天战皇时,即便是这位天至尊也会感受到那平静洛水随时可能会变为惊涛骇浪。

  「真是有韵味呢!」战皇暗暗感慨道,现在的洛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大千世界第一美人。但,现在的她和当年的洛神相比仍有一些差距。真不知道若是征服当年那位威名与美名响彻大千世界的绝代洛神又会是何等的成就感。

  「放心,你那小男友此时还很安全。」战皇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好像仍然有些冷漠,但仔细一听便会发现有着些许变化。

  「你想要什么?」洛璃平淡地问道,彷佛只是在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即便她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要求。

  「你觉得你的身上有什么是值得与我谈条件的?」西天战皇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洛璃的身体上打量,彷佛洛璃已是赤身裸体地置身于他的眼下。

  「你早就心知肚明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西天战皇冷漠地起身,「夜已深了,若是圣女没有其它事情,就先退下吧。」

  「等等!」洛璃纤细的玉手立刻拉住了经过她身边的西天战皇。

  「圣女想到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本皇了吗?」西天战皇笑着问道。

  「我的……身体……」洛璃咬着牙说道,俏脸已是羞红一片。

  「是吗?」西天战皇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但大手却已然毫不客气地挑起了洛璃精致的俏脸,「小洛璃,你的确是很惊艳的美人呢!甚至还要胜过当年本皇在冰灵族见到的一位绝世女子。但是……」

  西天战皇的大手悄然下移,在洛璃黑色衣裙包裹下的身体上不断划过,「你觉得美色对于本皇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意义很大吗?」

  「如果……你放过牧尘的话,我愿意尽心侍奉你,助你双修。」洛璃强行装作镇定的声音说道。但少女的羞涩却让她的伪装毫无意义,我的身体,对你来说「是吗?」西天战皇故意装作微微考虑的声音,「那么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还是处子吗?」西天战皇的询问令洛璃一下愣住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少女的羞愤。「你这是什么意思?」洛璃红着俏脸问道。今天,她算是见识到了西天战皇的真面目。「若是处子我自然是很高兴的。只是,你的生涩技术真能侍奉好我吗?」「当然是!」洛璃没好气地回答道。「那就先来试试吧。」洛璃只觉面前金光一闪,西天战皇便坐到了他的大床上,「先跪下!」洛璃微微犹豫了一下,但想到牧尘将受的苦与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下跪好像也并没有什么。
  骄傲的洛神少女此刻放弃了尊严,为了牧尘,直直地跪在了一个自己厌恶的人面前。「趴下,爬过来!」西天战皇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你……」洛璃感觉自己的底线再一次被挑战了。「如果我不高兴的话,你可要想清楚牧尘的命运哦!」西天战皇毫不在乎地说道。

  洛璃的美丽无暇的俏脸上蒙着一层诱人的红晕,娇躯不由得微微颤抖,但却还是遵从了西天战皇的命令,趴在地上匍匐向西天战皇前行。

  备受洛神族子民崇敬的洛皇,此时却如同一只母狗般在一个男人面前爬行。
  这一幕若是让洛神族人看到了,哪怕那个男人是西天大陆的主宰者,恐怕也令他们难以接受。

  两人的距离并不长,但洛璃却觉得这次屈辱的爬行比任何一次经历都要难熬得多。

  在精神的恍惚间,洛璃已经不知不觉爬到了西天战皇的跟前。但她却并未察觉,而是继续向前爬行,直接撞在了一根火热的巨物上。「呜,什么东西?」洛璃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结果俏脸就这么在西天战皇的胯下拱了一拱。「啧啧,真是个」性「急的少女啊!」西天战皇抓起洛璃那如银河般璀璨的长发,将她的俏脸摆正了位置,正对着自己的阳具,「难道洛神法身只有性欲旺盛的美丽女子才有资格修炼吗?」「胡说!」洛璃立刻开口反驳。但紧接着,一根灼热如圣物硬棍的东西便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她的脸上。「你?!」洛璃羞愤交加,立刻想要挣扎。但战皇却早有准备,抓着洛璃的银色长发将其身体牢牢地固定住,令她无法动弹身体,只能微微地扭动俏脸,更加亲密地与自己的阳具摩擦。「你不是要尽心侍奉本皇吗?」西天战皇不满地说道,「怎么现在就开始反抗了?本皇现在就命令你,为我口交。」「是!」洛璃不甘地看着西天战皇的阳具,但却无可奈何,只能顺从。

  纤细雪白的手指立刻抚上了战皇那规模惊人的阳具。这是洛璃第二次见到男人的性器,第一次便是刚才看到了凛冬老人凌辱曼荼罗的画面。那已经是十分可怕的阳具了,洛璃甚至不敢相信这么粗长的东西插入女性的身体后怎么会产生快感。而现在,西天战皇的阳具甚至比凛冬老人还要可怕得多。

  洛璃犹豫地微微张开自己的红唇,看着面前惊人的物事,似乎不敢下口。
  战皇似是看出了洛璃的无奈,贴心地主动行动起来,直接挺腰将阳具插入了洛璃的喉咙中。「呜……」洛璃顿时感到了窒息般的痛苦,整个喉咙几乎都被刺穿,但小嘴也下意识地吸吮了几下。「没错,就是这样。」西天战皇轻抚着洛璃的脑袋,「就这样把握住节奏,慢慢吸吮。

  「呜呜……」洛璃恨恨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但却还是不得不缓缓地吸吮了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慢慢将西天战皇的阳具离自己的喉咙远一点。
  「我知道这样可能会有点痛,寻常天之骄女的喉咙根本无法承受我的阳具,你也算是天赋异禀了!」西天战皇的双手又不老实了起来,来到了洛璃的胸前,把玩起了那里的两团玉乳。

  洛璃黑色衣裙的胸前衣物很自然地便被剥开,保守的胸衣也被战皇灵活的双手轻易除去,露出了与少女保守全然不相符的惊艳规模,足以让任何男子目眩神迷。只可惜,西天战皇并不是寻常男子。

  「有趣!真是惊艳呢!」西天战皇啧啧赞叹道,在洛璃丰满的双乳上尽享快乐。

  「呜……啊……」一波波电流般的刺激不断从洛璃的胸前涌入脑海。西天战皇后宫佳丽三千,堪称阅女无数,仅凭手上的动作便足以挑起洛璃的情欲。
  「嗯……好……好奇怪……」洛璃在心中暗暗想道。身体不自觉地便扭动了起来,彷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减缓心中的渴望。嘴中的吸吮动作也变得灵活了许多,将西天战皇侍奉得直吸冷气。

  「真是个惊艳的女子!」西天战皇赞叹道。

  「哈……啊……」在西天战皇玩弄下的洛璃已经忍不出呻吟出声。但她的口中此时依然被西天战皇威猛的阳具塞满,张嘴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甚至流出了丝丝口水洒落在洛璃的酥胸和胸口袒露的雪白肌肤上,显得极为淫靡。
  而西天战皇也并未客气。随着洛璃越来越适应自己的插入,战皇也愈发自在地挺动起腰间,不断将阳具送往洛璃的喉咙更深处。洛璃吞吐西天战皇那惊人的阳具本就十分困难,这样一来,几乎真是要把洛璃的喉咙刺穿。

  「呜……越来越硬了……」洛璃愈发感受到了口中的异样。西天战皇的阳具早就已经坚挺如圣物,但洛璃却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口中的物事正以一定的速度变得愈发坚硬,彷佛其中蕴含着足以摧毁一片大陆的力量。

  在这种不舒服的坚硬下,洛璃下意识地悄悄用力狠狠啃咬起了口中的阳具。
  但区区一个下位地至尊又怎能伤害得到一位天至尊的肉体?更何况那还是修炼了高深双修之法「大帝内经」的西天战皇。洛璃的银牙摩擦只能让西天战皇觉得更加舒服,而她滑嫩的玉舌在啃咬过程中也会不自觉地扭动,并舔过战皇阳具的下方。

  「嗯……哈……啊啊……」洛璃的身体越来越进入了状态,不知不觉间双腿间已然微微湿润,并夹紧了双腿微微摩擦着,不自觉地想要给自己安慰。

  这便是大帝内经的强势。修至天至尊的西天战皇本身对女性来说便是一无比强大的催情物,在西天战皇的玩弄下,即便是骄傲的女性天之至尊怕是也得情动难耐,更何况是洛璃?

  西天战皇灵活的双手在洛璃的双乳上肆虐得愈发厉害,并愉悦地玩弄起了上面的两点粉红。少女的乳头早已被刺激得发热硬起,如同洛神一般骄傲挺立着。
  「噗嗤」一声,西天战皇终于将自己的阳物从洛璃的口中拔了出来。虽然被洛璃这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口交侍奉了许久,但威猛的战皇竟然依旧没有泄出,反而彷佛拥有了犹胜从前的威猛。

  单以性能力而论,说不定西天战皇真的称得上是大千世界第一人。即便是炎帝武祖那等人杰也无法匹敌。

  「呼……呼……」洛璃精致的俏脸上一片潮红。这下她真的想要跪趴在地上了,趴在地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战皇却并不允许,反而抓着洛璃的两团玉乳将她的身体拽到了床上。

  「啊!」在少女羞愤的娇呼声中,西天战皇已经将洛璃搂入了怀中。二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在大床上滚动着。

  「呜……好色之徒……」洛璃羞愤地握住战皇的手,想要制止他那不老实的行为。但这根本毫无用处,战皇依然不断地轻薄着洛璃的身体,双手过处黑色的衣裙顿时听话地散开,露出洁白的美丽肌肤。堂堂西天战皇甚至毫不顾及形象地将头埋在洛璃的发间与洛璃的完美俏脸贴合在一起摩挲着,尽情享受洛璃身上诱人的体香。

  「啊!」洛璃娇呼一声。西天战皇已经撤下了一只大手来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娇羞的少女下意识地便想要夹紧双腿阻挡来犯者。但她的速度怎能与天至尊相比?西天战皇轻易地便将手探入了洛璃的神秘花园口,并在那里活跃了起来。
  撕拉——

  洛璃下身的衣物被轻易地撕碎,连内裤也被一把拽了下来。内裤颜色却是与黑色长裙不一样的月白色,显得极为可爱。

  「啧啧,已经湿润了呢?」西天战皇毫不嫌弃地将洛璃的月白色内裤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嗅了嗅,「看样子你的身体果真比你成熟多了啊!」

  「堂堂战皇,竟如此卑鄙!」洛璃羞愤地斥责道。

  「你啊!明明身体很淫荡,精神上却还是要装作一副清高的模样。」西天战皇摇头感慨,随手将洛璃的内裤扔在了地上,「在床上,清高是没有用的,尤其是在西天战殿的床上。」

  话音未落,西天战皇便将洛璃的身体狠狠地压在了身下,并拉开了少女的双腿。

  此时的洛璃虽然身上兀自挂着黑色的衣裙,但西天战皇却很巧妙地将衣裙剥开,营造了一种十分奇怪的状态,使洛璃虽非全裸,但衣裙却毫无遮蔽的功能,娇躯可以轻易地被人完全看光。

  白皙如玉般的肌肤,修长优雅的玉颈,饱满挺翘的酥胸玉股,诱人的曲线。
  最重要的是,是洛璃身上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高贵气质,那不同于达到了天至尊境界的天之骄女,而是一种天地宠儿般的美丽。正是因为如此,洛神和洛璃才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大千世界第一美人。

  而现在,这位绝世美人正被自己狠狠地压在身下,分开双腿静等自己插入。
  这是何等的成就?洛神已陨落多年,西天战皇已经难以仰慕到那位实力与美貌俱称得上是大千第一女子的洛神风采。但洛璃却也同样十分优秀,甚至假以时日便将成为第二个洛神。只要自己将她征服,数十上百年后,便相当于那位洛神美人躺在床上侍奉自己。

  西天战皇越想越兴奋,即便是天至尊的定力也按耐不住,伸出手指在洛璃的小穴口搓弄了起来。

  「啊!啊!快住手……」强烈的快感顿时深深地刺激了洛璃。虽然十分舒服,但却只能让洛璃的身体更加空虚,渴望满足。少女几近全裸的娇躯在战皇的大床上毫无矜持地扭动了起来,用洁白的大腿死死夹住战皇的手,拼命地摩擦着双腿。
  而西天战皇则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悠然自得地搓弄着洛璃下身的阴唇,时不时地还释放出灵力微微刺激着洛璃的小穴。

  「呜啊啊……不……不要这样……哈啊……」洛璃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身体几近虚脱。大股春水不断从她的双腿间泛滥,神秘花园已然彻底失守。

  「战皇指!」西天战皇默念一声,一股金光顿时从他的指尖涌出,狠狠地钻入了洛璃的小穴内,却并没有伤害到洛璃的处女膜。

  「啊啊啊!!!」洛璃放声地呻吟着。下身淫水陡然激增,陷入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没有任何犹豫,洛璃立刻将玉指插入了自己的小穴中,拼命地抽动着,不断地传出「噗嗤噗嗤」的声音。但这只是饮鸩止渴,在这种高潮迭起的情况下,少女生涩的自慰根本无法满足自己。

  就在这时,战皇很合时机地将自己的阳具凑到了洛璃的面前。不知为何,在洛璃的神智中,此时那就是最珍贵的东西,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可以满足自己的东西。

  「啊!我要!」洛璃大声浪叫着,一把握住了战皇的阳具,想要将这巨物插入自己的身体。

  而西天战皇也并未反抗,任由洛璃握着自己的阳具生涩地插入进去。规模庞大的巨龙顿时受到了阻碍,即使有淫水润滑,洛璃的小穴依然紧窄得难以容纳战皇的阳具。

  洛璃微微犹豫,也不知此时该不该狠下心来继续插入。

  而战皇却并未给少女思考的机会,堂堂西天战皇怎能任由一个少女控制?他反而在洛璃的小穴口更加放肆地扭动腰间并微微往里插入,令洛璃的小穴口不断受到阳具的刺激。

  「啊!」洛璃大声地呻吟一声,彷佛下定了决心,双腿紧紧盘住战皇的腰间,想要将阳具送入自己的小穴深处,但战皇却纹丝未动。

  「呵呵!」西天战皇一脸笑意地看着先前还清冷高贵的黑裙少女此时如同一个淫娃般渴求自己的阳具不由得笑了出来。但他却并未给洛璃满足,而是更加无赖地扭动微插着,继续刺激着洛璃的身体。

  「啊!不要啊!」洛璃楚楚可怜地呻吟着,娇羞而又可怜地看向西天战皇,「战皇陛下,洛璃知错了,请给我满足吧。」

  「在这里,你要自称女奴!」战皇威严的声音响彻了洛璃的耳边。将洛璃的地位理所当然地由高贵的圣女变成了低贱的女奴,「在我的面前,任何女人都是低贱的,都只是一个女奴,甚至是一条母狗!」

  「是!洛璃是一条低贱的母狗,战皇陛下,快饶了璃儿吧!」洛璃下身的淫水又开始更加猛烈地泛滥了起来。战皇指的作用并未消退,而是更加猛烈地刺激起了洛璃的身体。

  「好!既然这样,那母狗就该有母狗的样子!」战皇威严地决定了洛璃的命运。虽然表面威严,但内心却已经乐开了花。

  「呜啊……」少女在惊呼声中娇躯被整个翻转了过来,跪趴在床上,以玉臀对着战皇。

  「翘起臀部!」战皇毫不客气地在洛璃雪白的玉臀上拍了一下,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红痕。但疼痛却并不算什么,对洛璃来说,这一下打击更加猛烈地与战皇指的力量呼应起来,把她的下身又打出了一股淫水。

  洛神女皇此时毫无尊严地任凭战皇命令,果然高高地挺起了翘臀。双腿之间春水潺潺,紧窄的小穴口微微张开,彷佛在欢迎着别人的进入。

  战皇的双手探向了前方,毫不客气地握住了洛璃胸前那两团规模颇大的晃动玉乳。阳具没有丝毫前戏,直接便猛然插入进了洛璃的小穴内。

  「呜啊!!」洛璃长长地呻吟一声,带着些许因为破身而产生的痛苦之意,但更多的,还是满足。

  「嗯……啊……好……好舒服啊……」洛璃并未遏制自己的呻吟声,而是大声地呻吟着,将自己的快活传达出来。

  「哈哈!真不愧是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小穴竟然这么紧,却又这么润滑。」
  西天战皇心情大好,下身的抽动也愈发猛烈,越战越勇。

  「啪啪」的淫靡声响彻了整个偌大的寝宫,西天战皇的每一次插入都几乎要插破洛璃的花心,战皇坚实的腰胯部也不断地与洛璃的雪白翘臀狠狠地撞击在一起。若是没有灵阵隔音,这声音恐怕还不知道得传出多远。

  「啊!呜!嗯!」洛璃恍惚间只觉自己的身体彷佛失去了控制,完全浸入了快感的海洋,随着波涛汹涌的海浪滚动。这是从未体验过的快乐,即便是和牧尘在一起时也从未体验过。

  由于臀部不断传来猛烈的撞击,洛璃的娇躯也彷佛十分孱弱地不断晃动,泛起了阵阵雪白的臀波乳浪。但每一次,洛璃的玉臀都被战皇的腰胯狠狠地打击着,每一次,双乳都被战皇狠狠地占据在手中搓揉玩弄,几乎要被捏碎。

  但即便是这般粗暴的动作,洛璃却依然没有生出厌恶之心,反而隐隐十分期待。好像战皇越粗暴,洛璃的身体便会越兴奋。

  而西天战皇也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想这洛神女皇怕是从未体验过这般受虐的感觉,体质竟偏向于受虐,当年的洛神恐怕也是如此。这种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就理当被人征服玩弄才对。

  「呜哦……」洛璃的娇躯陡然间再度剧烈地颤抖起来,双腿紧紧地夹住战皇的阳具。

  西天战皇也早已感觉到了洛璃身体的变化,因为在那一刻,洛璃柔软的小穴肉壁也变得更加紧致了些,险些将战皇夹得直接射出来。

  「呜啊!」洛璃快活地呻吟着,下身淫水猛然喷薄而出,再一次陷入了高潮。这一次,远比先前的更加猛烈。

  「呜!」战皇头一次感受到了情况失控的感觉。在洛璃的阴精浇灌下,战皇竟然觉得自己的大帝内经头一次难以控制住精关。

  「接受本皇的种子吧!」战皇终于下达了自己的法旨。一股猛烈的浓精顿时从真龙般可怖的阳具中喷薄而出,狠狠地在洛璃的体内射了出来。

  「啊!好烫!」洛璃从未感受过如此炽热满足的感觉,任何火属性灵力都无法与这种感觉相比。她头一次被如此痛并快乐的感觉包围。彷佛自己已经升上了快乐的巅峰。

  这一刻,无论是牧尘还是洛神族都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深陷的无尽快感。

  不知不觉间,洛璃的修为彷佛也有了增长。这便是大帝内经的强大,不但有着双修益处,更是能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女子的神智,让对方臣服于自己的胯下。
  西天战殿的牢狱中,牧尘正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师姐」曼荼罗被凛冬老人等一群大圆满地至尊肆意淫辱,她那娇小的身体如同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可能被粉碎。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突然间,一股金光在牧尘的眼前浮现而出。

  牧尘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些金光似乎只有自己能看到,凛冬老人等毫无反应。

  「莫非是哪位前辈来救我了?」牧尘猜测着。但下一刻,金光中的影像便让他几乎吐血。

  金光中,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地正在床上肆无忌惮地做爱。这两位牧尘都十分熟悉,男的正是让他陷入了此等困境的西天战皇,而女的,竟是自己的爱人洛璃。
  更让他受不了的,是洛璃此时的表情并无任何被凌辱的屈辱羞耻,反而是一脸快乐。那种表情,是洛璃与自己在一起时从未绽放过的美丽容颜。即便牧尘十分愤怒,却还是不由得沉浸在了洛璃的美丽中。

  「哈……呼……啊……」诱人的呻吟声突然传入了牧尘的耳中。这影像竟然还带声音,真是快要将牧尘刺激死了。

  「怎么样,满足了吗?」西天战皇此时全无小西天界时的威严,而是一脸快乐满足的愉悦。

  「呼……呼……不嘛……」洛璃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但那声音却是令牧尘崩溃的撒娇声,「洛璃母狗还想要战皇大人的种子。」

  「哈哈!真是受不了你这小荡妇!」战皇大笑着在洛璃的翘臀上狠狠抽了一记,「像你这么性欲旺盛的女子,那牧尘恐怕至少得来三个才能满足你。也难怪当初洛神并未倾心于大千世界的任何天骄了。毕竟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人像本皇一样精通双修之道,恐怕也就只有天帝的一气化三清之术可能足够满足洛神了。可惜,他比洛神弱。」

  「可我就不一样了,咱们两个,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战皇温柔地揉弄起了洛璃的酥胸和玉臀。

  「嗯……」洛璃娇声回应。

  「洛璃……」牧尘的声音完全颤抖了,因为愤怒,也是因为痛心。

  「小子,你还在想洛神女皇吗?」刚刚在曼荼罗的身体中又射了一发的凛冬老人看着牧尘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好心告诉了他现实,「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大千世界第一美人,不是你一个下位地至尊配得上的,只有吾皇才有这个资格。洛璃成了圣女后,恐怕很快便会被战皇陛下宠爱。以后洛神族必将崛起,洛璃也将受庇护成为第二个洛神。你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玩一玩这上古曼陀罗花的身体。虽然娇小,但玩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呢!」凛冬老人好心地劝着牧尘,「我都看出来了,你的下身早就硬了。」

  牧尘木然地呆坐在原地,并未答应,也没有反对。

  ……

  时间飞速流逝着,就连太阳甚至都已经升起了三次。这三日间,西天战皇完全沉溺在了洛璃的美妙肉体中,对西天战殿根本不管不问。

  西天战殿中,一道金光突然冲天而起,奔向小西天界。

  「啧啧!真不愧是大千世界第一美人,果然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西天战皇啧啧感叹道,「竟然逼我用出了百战之威。」

  西天之殿,百战之皇,战威无可敌。这句流传于大千世界的谚语其实并非是指西天战皇强横的战斗力,最早其实是由战皇后宫中的佳丽们传出的。

  战皇后宫佳丽三千,但却从未有一人受到冷落。因为西天战皇的大帝内经已经强横到可以和任何一个惊艳的天之骄女接连做上数十次,但却很少有佳丽撑得到百次。而大千世界第一美人,显然是有这个能耐的。

  也就是说,洛璃被战皇活活干了上百次。身上的每个部位都已经被完全开发,甚至依然残留着战皇的精液。

  西天战皇的寝宫中,洛璃正赤身裸体地躺在大床上,身体几乎虚脱。雪白的肌肤上透着微微红色,小穴和后庭中残留的精液也都在显示着昨夜发生了什么样的激战。诱人的春光毫不掩饰地展露了出来。

  就在这时,西天战皇寝宫的大门悄然被推开了。

  ……

  小西天界周围的碎裂空间此时依然没有恢复原状。一尊直径数十万公里的金鼎正悍然立于空中,镇压了那一方空间。

  「让我来看看那牧尘究竟搬来了哪尊大神。」西天战皇眼中金光涌动,往里面看了过去。

  「什么?!竟然是,炎帝!!」西天战皇顿时陷入了五雷轰顶般的惊讶中。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捞了个大鱼呢!」很快,西天战皇便恢复了镇静。他并没有因大大得罪了萧炎而惊慌,反而又有了图谋,「无尽火域美人如云,当年一见可是令本皇甚是想念啊!虽然其中也有几位天至尊,但,她们可不是本皇的对手。」

  西天战皇的神采中飞扬着无尽的自信,足以迷倒万千天之骄女。

  一道金光悍然由小西天界飞向了无尽火域所在的方向。

  战皇寝宫外,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气势汹汹地推门而入,彷佛幽怨至极。
  她娇躯玲珑有致,曲线相当的诱人,特别是在凤目处,一颗泪痣颇为的显眼,令得她更是多了一丝娇媚之气,活脱脱的是一位极品美人。

  然而,这位本该备受光环与瞩目的极品美人此时俏脸上却满是幽怨与妒忌。
  身为一个天之骄女,灵妃子最骄傲的绝非自己的修炼天赋与实力,而是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容貌。她有自信,即便是放眼整个大千世界,她也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的美人。

  然而此时,洛璃这位大千世界第一美人的出现却无情地打破了她的自信。
  起先,灵妃子对这个名号是颇为不屑的。大千世界何其辽阔?各大势力的天之骄女皆是容貌倾城,谁敢言自己的容貌天下第一?即便是无尽火域与武境的那几位主母也不敢狂妄地自称大千世界第一美人。那小小洛神族女皇何来自信?就凭她的祖先中出过一位大千世界第一美人?

  可是,当灵妃子真正见到洛璃的容貌后却还是被震撼了,这位如同洛河女神一般美丽的大千世界第一美人彷佛是天地的宠儿,在她面前,一切的美丽都显得黯然失色。

  当然,震撼归震撼。灵妃子并没有宽阔的胸襟(不是指胸围),在对洛璃的绝美容颜感到震撼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同为极品美人的嫉妒。

  「哼!」灵妃子看到洛璃双腿间兀自缓缓流淌的湿痕精液,不由得愈发妒忌。
  被心中无比仰慕的西天战皇宠幸,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奈何那位巅峰强者已有后宫佳丽三千,似灵妃子这般美人虽也姿色过人,但却一直无法吸引到他。因此,灵妃子也是少有的西天战殿中没有被收入战皇后宫的极品美人。

  愈发妒火中烧的灵妃子不由得嫉妒地拧住了洛璃仍然通红的乳头,并用力地扭动了一下,一下便令昏睡中的洛璃痛醒了过来。

  「呜……」洛璃娇吟一声,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琉璃般的美丽眸子彷佛破茧的蝴蝶般,费了好大劲才睁开。

  「你是……」洛璃的眼神迅速从淫靡之宴后的混乱恢复了洛神女皇的镇静,开始迅速搜索对这个美丽女子的记忆,「西天战殿圣子灵妃子?」

  洛璃不开口还好,这一个称呼立刻让灵妃子更加愤怒了。

  西天战殿长年不立圣女,只有四位圣子,哪怕是身为极品美人的灵妃子亦在圣子之列。这件事情并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由于时间过得太久,西天大陆几乎已经公认了战殿不立圣子这一事实。直到几日前,这个公认的「事实」才被打破。西天战皇竟然亲自下旨欲立洛璃为西天战殿圣女,对其重视程度显而易见。
  这对身为女性的圣子灵妃子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打脸,更何况圣女这一职位究竟代表了战皇怎样的意思在西天战殿内几乎人尽皆知。这一切也就注定了,灵妃子与洛璃的关系注定不会和睦。

  「哼!这几天,你被战皇大人干得很爽是吧。」灵妃子看着洛璃那彷佛兀自残留着高潮余韵的绝美容颜,不由得酸溜溜地说道。

  洛璃的俏脸顿时一红,显然有些不适应灵妃子如此露骨的话语。然而紧接着,更令她不适应的一幕便发生了。

  只见灵妃子玉手轻抬,华贵的长裙迅速落下,露出了美人精致的胴体。
  在这长裙下竟然空无一物,灵妃子竟然仅仅披了一件裙子便大胆地在西天战殿内行动,很容易泄露春光。

  「你……你要干什么……」洛璃的语气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清晰地从灵妃子眼中感受到了恶意的火焰。即便对方同为女子,她也不由得心下不安。

  「哼!」灵妃子冷哼一声,直接俯身压向身下的洛璃。

  「呜……」洛璃的俏脸上涌起了一阵羞红与震惊,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极品美人压在了自己身上强吻自己。

  美丽的二女在唇齿间忘我地交缠着。灵妃子贪婪地伸出玉舌在洛璃的口中肆虐,将洛璃檀口中的琼浆玉液尽数收刮,就连洛璃的银牙也不放过,非要挑逗一下才行。

  由于刚刚从疯狂的淫宴中醒来,洛璃还未来得及清理身子,口中亦残留了许多战皇昨夜射出的精液。而这正合了灵妃子的意,这个一直对西天战皇充满爱慕之心的少女像对待珍宝一般将战皇残留的精液吸入口中。

  「呜……嗯……」洛璃的声音渐渐有些改变,越来越像情动的呻吟声。
  二女雪白的玉体彷佛连体婴一般纠缠在一起疯狂扭动,雪白浑圆的玉乳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剧烈摩擦着。两双修长洁白的玉腿也自然地交织在了一起扭动着,洛璃的双腿甚至在不知不觉间缠上了灵妃子纤细的腰间,并将美丽的玉腿张开了一定的幅度,彷佛在等待别人的插入。

  这显然不是洛璃的本意,但经过近三日的调教,洛璃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背叛了她的心灵,时常会出现不少这种无意识的动作。

  「呜……啊……哈嗯……」二女忘我地互相交换着唾液与西天战皇残留的精液,彷佛陷入了交合般的快乐中。

  莫名的悸动不时划过洛璃与灵妃子的心灵。二女赤身裸体地在战皇充满淫靡之气的肆意缠绵,身体上一片可以遮羞的衣物都没有,因此总是能直观地体会到快乐的感受。每一次当两女的乳头与小穴激烈摩擦时,二女都会感受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感,十分渴望得到满足。

  然而这样一来,灵妃子可就更加不满了。原本她料想洛璃身为洛神族女皇应当是个单纯的女孩,就算被战皇陛下开发了身体应该也还经验尚浅,于是便想玩弄一番洛璃的身体,打掉她的尊严,甚至找机会给战皇陛下戴一顶绿帽子。可没想到,洛璃对此竟然丝毫不惧,反而比她更加开放地缠绵了起来。自己不但没有虐待成功,反而好像让她更加兴奋了。

  灵妃子越想越觉得气从中来,愤愤地再一次狠狠拧起了洛璃的乳头。由于身体的反应,洛璃的乳头早已坚挺起来,灵妃子捏在小手中也十分舒服,不由得更加用力了一些。

  「啊!」洛璃因痛娇呼出声,双腿也因疼痛下意识地夹紧了灵妃子柔软的腰间。

  「瞎叫什么?这点疼痛就忍受不了,还当什么圣女?」灵妃子尴尬地看着自己腰间那条如白玉腰带般美丽的双腿,更加气愤地拧动着洛璃的乳头,彷佛要将那颗美丽的红梅拧下来。

  在疼痛中,洛璃的眼睛渐渐恢复了清澈,大脑飞快地接受着现在发生的一切。虽然很是尴尬羞愤,但她却还是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

  一条修长有力的玉腿猛然踹在了灵妃子光洁的小腹上,虽然洛璃并没有使用灵力,但却还是将她踹飞了寝宫。天至尊寝宫的大门竟然也挡不住洛璃的肉身力量。

  洛璃已经基本默认了西天战殿圣女这个身份,又怎能任由别人欺负?

  「哎呦!」灵妃子痛呼一声,直接赤身裸体地砸在了寝宫外的地板上。
  「你这贱人!」灵妃子羞愤交加地立刻起身扑回寝宫。幸亏此时战皇寝宫外无人经过,要不然自己的身体岂不就得被人看光了。

  灵妃子越想越后怕,也越想越愤怒,气势汹汹地便与刚从床上站起的洛璃赤身裸体地大战了起来。

  轰轰!!

  在西天战皇的寝宫外围猛然爆发了两团如太阳般的灵力光芒,毫不留情地互相全力搏斗了起来,简直如同生死大敌。然而最奇怪的是,西天战殿的防御灵阵竟然没有因此而启动。

  「怎么回事?」离此处最近的灵剑子与灵战子连忙前往查探。两道流星般的光芒迅速往战皇寝宫处前进。他们二人之前便曾去过战皇的寝宫,不至于像其他长老那样畏畏缩缩。

  西天战皇眼光何等之高?并不是每一位甘愿投身的美人都能入其后宫,灵妃子便是最鲜明的例子。因此,他的嫡传弟子们倒是能够时常在战皇的寝宫中被陛下赐予一些福利。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