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烦恼的黄蓉—3
烦恼的黄蓉—3
   啧,真是个尤物! 贾易叹道,换了在京城,他早就立刻擒了过来,不管
底下众目睽睽,提枪上马,先爽过再说。可如今这里终究不是自己的地盘,只是
饱过眼福,便继续赌气道: 不知郭夫人要如何道歉?

  黄蓉沉默半晌,方才一字一顿道: 若是贾公子有什幺要求,只管提出来!
但凡我能做到的,定不推辞。

  贾易笑了: 当真?

   不知公子有何要求?

   我想要你……

  黄蓉眼神转冷。

   ……认我做义子。

   休……啊? 黄蓉刚要呵斥,便被惊得一愣。

   小子母亲早亡,除却夫人,从来没人会教导我做人道理,今日听得你与郭
大侠生平,更是愧为人子,若能得夫人教导,定能慰我生母在天之灵。

   他认我为母,倒也不是不可接受,看他其实还是少年,好好教导,未尝
不能导回正途。 黄蓉的母亲在生她之时因强记九阴真经,心力交瘁,以致难产
而死,只剩黄蓉父女二人相依为命。黄药师对她也是从不稍加管束,以致把她惯
得骄纵异常。现在听到贾易半是演戏半是真情的自白,想到自己身世,又想起当
年杨过少时也是顽劣,但历经磨练后终也成一代大侠,心里已是接受了七八分。

  贾易见她似有几分心动,于是打铁趁热道: 若夫人肯作我义母,我定当改
过自新,决不会辜负了夫人的教导。黑甲骑兵夫人也可随意调动。

  黄蓉闻言更是心动,心想: 如此不但有了名义对他加以约束,还能解眼前
燃眉之急,以后若能通过他对贾似道加以影响,更是功德无量。再说若做了他义
母,碍于礼教大防,也能绝了他对我的非分之想。总之不管以后如何,能先缓了
眼下劫数也是好的,剩下的可以慢慢再作计较。

  如此考虑,便缓缓点头: 也好…

  话音刚落,贾易便欢呼一声扑到黄蓉怀里,脸在黄蓉酥胸蹭啊蹭,满脸幸福
的说: 娘,我有娘了 说着还一手搂在腰臀温软处,一手拉过黄蓉的手抚向他
的屁股,委屈的说: 娘,你看昨天鞭打我的地方现在还疼呢? 待黄蓉的手一
触便呲牙裂嘴把屁股往前一抬,黄蓉还没反应过来,一团火热就撞向了自己的耻
处,位置奇准,连着布料便撞进穴口少许,若不是衣料隔阻,怕这一下便杵了进
去。接着左乳尖一凉,原来是贾易的脸把亵衣蹭下了少许,左边胸脯一粒葡萄般
大小的红豆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中,煞是怜人。

  黄蓉玉脸涨得通红,心想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伸手便推开贾易,脱口训斥道:
易儿,你也不是小孩了,怎幺还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

  贾易尝到了甜头,见机立即惶恐道: 孩儿方才实在是太高兴了,义母教训
得是,以后定会注意。 说着恭敬的站在一旁。

  黄蓉也是没法,红着脸在贾易注视下把乳头扒拉回亵衣,就拉着贾易调兵去,
以免夜长梦多…

黄蓉的烦恼第五章

  作者:不作死就不会死

  2013年10月7日发于:第一会所

  走出厢房,贾易为表殷勤,便自请前去牵马,让黄蓉到樊楼门前等候。

  才到门前,蓦地一道身影窜了出来,大喊: 嫂子! 却是吕师夔。黄蓉知
他是生怕自己出事,特地在此守候,心头微暖,便要开口回应,又听得吕师夔喊
道: 嫂子,那小子有没把你怎样? 黄蓉话头一咽,有这样说话的幺,没好气
的回道: 他能把我怎样? 微一顿 易儿已拜我为母,答应可以随意调用护骑。


   怎会……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黄蓉打断道 你惯于行军,对附近地形也熟,正
好随我去营救你大哥。 吕师夔见黄蓉不欲多说,也便闭口不问,驻马立在一旁,
静候出发。

  不多时,贾易便驾马而出,朝黄蓉急道: 娘,快上马来,我带你去营地。
情势危急,黄蓉也顾不得许多,翻身跃上马去,坐在贾易身后,贾易见黄
蓉坐好,一喝: 抓紧了。 策马便奔了出去,吕师夔见状也赶紧跟随其后。

  行进中贾易的马匹速度突然一缓,黄蓉猝不及防,一下便往贾易身上撞去,
胸脯压在贾易背上,鼓涨的乳肉被挤的有些扁平,往四周溢出,贾易只觉背后两
个肉团弹性十足,一压一挤间仿佛正在替自己按摩,感受着背后硕乳给自己销魂
的感觉,不由觉得浑身舒泰,复又把速度提了上去,想要再来一遍。

  黄蓉察觉到他的小动作,心里暗恼,开口说道: 易儿,你马术不佳,还是
换我来驾驭,你在后面指路吧。 也不等贾易答应,身体几下腾挪,便翻到贾易
身前,夺过马缰, 驾 的一声,马速顿时快了许多,如箭般疾驰而去。

  贾易暗叫可惜,却也不恼,黄蓉此时与他离得极近,隐隐能闻到肌肤传来的
香气,几缕发丝在他脸上掠过,挠得他的脸酥酥麻麻,心中也是痒痒,当下再也
按耐不住,装作坐不稳的样子,伸手环住黄蓉细腰,身体贴将上去,脸挨着雪颈,
顿觉温香软肉满怀抱。

  黄蓉感觉到身后灼热的鼻息喷到自己的后颈,微觉不适,脸微微侧过去,身
体稍往前倾,想要与贾易拉开距离,谁想这一下反是把圆浑而又高挺的臀部凸显
出来,映在贾易眼里,活像是黄蓉自己蹶起屁股求欢,顿时血脉贲张,胯下怒龙
探出,屁股略往前耸,紧紧抵住股沟,两瓣饱满挺翘的雪臀紧紧包围着勃跳的肉
茎,贾易在心中呻吟: 噢…好热…好舒服…

  突然一根火烫的钝物抵在股缝上磨蹭,黄蓉也是一吓一激,差点就要伸手把
贾易掼到地上,只是心念疾闪,眼看就要借到援兵,实在不宜撕破脸皮,再横生
枝节,于是强压下心中羞怒: 也罢,我且忍耐,只要能救得了夫君他们,让他
占些便宜又何妨。 又想 我大他许多,又是他义母,就把他当成不懂事的孩子
好了。

  黄蓉权作不知,贾易也是乐得糊涂,身体随着马身起伏,肉茎一下一下的在
股沟磨蹭,襦裙轻薄,甚至能感觉到菊蕾在轻轻蠕动,想象黄蓉微凹的放射状菊
蕾被肉茎刮过,受惊收缩的样子,阳具更是怒涨了几分。

  黄蓉不便发作,又为了不让后面吕师夔发觉二人丑态,不得不把翘臀贴住贾
易下腹,如此被摩擦良久,那火烫的肉茎偶尔还会扯动外阴唇,竟是把黄蓉挑逗
得略有些情动,只觉小穴微痒,下腹隐隐发热,胯下已是微有些湿润。

  不知不觉间,营地已近在眼前,贾易也是锁不撰关,黄蓉只听到身后呼吸
变得粗重急促,耸动频率徒然加快,一声低吼,突然一股热浆紧贴着她丰满的臀
肉爆发,透过襦裙渗进肌肤,甚至能感觉到湿腻的触感。

   嗯…哼… 黄蓉也是压抑不住的发出一丝颤音,立即便惊得猛跳下马,踉
跄几步扶住身旁一颗大树,掩饰道: 营地到了。 却是尴尬窘迫得不敢看贾易,
耳根红得似要滴出血来。

  贾易在吕师夔赶至前把下摆一撩,挡住阳具,哈哈一笑: 娘亲稍待,孩儿
这便去传令。 驱马便往营地走去。

  良久,营地中传来一声声叱咤口令,旌旗摇动,这五百护骑已是缓缓开拔起
来。

 〈着眼前骑兵纵横奔驰,黄蓉连日来高悬的心放下大半,微风吹来,浑身舒
泰,只是胯下湿漉漉地有些不舒服。深呼吸一口气,黄蓉自我安慰: 欲取先予,
虽然牺牲了一些色相,但总算是借得兵马,也算值得。

  数日后,郭府书房。

  黄蓉坐在案后,手支前额,正在翻看文书。

  郭靖父子终究是救了回来,郭破虏得郭靖内力相助,保住了性命,只是郭靖
也因此损耗甚大,不得不在后院静养。

  贾易正式拜了黄蓉为义母,这几日安分守己,只是每天早晨前来问安,也不
惹事。想到贾易,黄蓉心里不由有些烦躁,自己毕竟被他指奸过,前些天还让他
用男女交媾的姿势在臀后出了精,现在要以母子身份相待,虽然两人心照不宣的
装作没发生过任何事,他作的恭敬,自己面上也能维持威严,但总觉有一份尴尬
在。

 〈看日头,也快到贾易今天问安的时辰了,于是掩上文书,果然便见贾易步
了进来,问过安好后恭立一旁,惯例说上一句: 义母有什幺事情吩咐孩儿的吗?

                 

  黄蓉见他这几日安分守己,一反常态,不知道是不是在憋着什幺坏主意,心
里也是有些不安,便寒暄道: 倒也没什幺事情。只是前日借兵的事,还没让你
郭伯伯给你道谢呢。

   那是孩儿应当的。

   ……

   府中饭菜还可口?

  手艺甚好

   ……

  略一沉默,也找不到其他寒暄话语,便又说: 易儿你虽拜我为母,只是在
襄阳也不可能久呆,你也是诗书传家,文这方面我也没什幺好教导的了,若要习
武,倒还能指点一二,不知这段时日你有什幺想学的?

  贾易眉头一动,嘴角漾起笑意: 义母前些天说孩儿马术不佳,孩儿回去以
后仔细揣摩了义母的骑术,发觉果然妙不可言,不知义母可肯教我这骑术?

  黄蓉见他故态复萌,反而安下心来,也不理他语带调戏,淡然道: 其实你
马术根底已是极为扎实,只要多练就可以了,这方面我也没什幺好教你的,这样
吧,过段时日我便授你些武艺,也好用作防身。 说[全篇]摆摆手,结束了这段谈话。

  贾易也是恭谨的退下。

  揉揉太阳穴,把贾易这烦心事扔到一边,黄蓉又把文卷翻了开来。

  过不多时,又听得下人来报,说汉水商会的许夫人得了个养颜方子,想邀自
己今晚到许府一聚,一同分享。

  这许夫人名叫李矫,乃是汉水商会行首许尚正妻,是黄蓉在襄阳不多的能谈
得来的友人之一。而许尚更是掌握了数条商路,隐为襄阳商家领袖,传闻近日粮
价日增便是他一手操控。

   正好与靖哥哥一起拜访,试探一下许尚,看能不能把粮价上扬的势头抑制
住,最好是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黄蓉又心中斟酌了几分,想到郭靖正在养伤,
忽然觉得此事不宜让他知晓,只能自己亲自去找许尚,就看此人是否会给自己一
个薄面了。

  到得傍晚,黄蓉自去许府赴会,一婢女把黄蓉迎进后宅。黄蓉走进厢房,便
见房中备了两张矮几,案上早已摆上酒菜,一身着鹅黄色曲裾深衣的妇人端坐在
案后,正是许夫人李矫。

  这李矫也非什幺容色绝丽之人,但是胜在容颜精致,模样甚是可人,身材丰
腴,极具风韵,人前也是十分端庄。

  见到黄蓉走了进来,李矫脸上顿时泛起笑意,上前两步,敛身施礼,拉住黄
蓉让她入座,柔声说: 姐姐可来了,先吃点酒菜暖暖胃,我一会就遣人去把方
子拿来。

   妹妹客气了。

  李矫轻笑,素手执壶,将黄蓉身前酒爵斟满,说: 这是冰镇梅子酒,消暑
开胃,也是能养颜的。

  如此劝着喝了几杯,又闲聊了些城中轶事,养颜秘方,李矫望着黄蓉把第五
杯梅子酒喝下,也不再上前斟满,忽然笑道: 说起养颜,女人要没了男人滋润,
再好的方子,也是要打个折扣的,郭大侠武功虽高,但毕竟年迈,胯下那玩意怕
是满足不了姐姐吧,要不要妹妹给你介绍个精壮汉子,好生滋润一番?哎呀,看
姐姐脸色红润,也不像是久旷之身,莫不是早就找了个小情郎,旦旦而伐?

  黄蓉怔了一怔,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愠怒,虽不明白李矫为何突然语出无礼,
但也不代表她能对这无端侮辱无动于衷,当下便想摔门而去,刚要站起来,踉跄
一下便又跌坐回去,瘫软在地,全身无力。

 ∑里有毒!黄蓉脸色剧变,厉眼看向李矫: 是许尚?!

   哈哈! 一声大笑,从门外转进一名精瘦男子 夫人这回可是猜错了。

  男子走到李矫边上大刀阔斧的坐下,一把把李矫搂在怀里,李矫也是无复半
点端庄, 咯咯 的贴了过去,娇笑不已。

  黄蓉看清来人面目,又见李矫放荡的姿态,顿时明了前因后果: 刘猴儿
……哼……是你……嗯……许尚真是看错你了…… 不知为何,黄蓉呼吸变得有
点急促,话音也带上了些许呻吟的意味。

   许尚? 刘猴儿面目霎时阴狠起来: 那又怎样,我是他手下幺?凭什幺
他平时对我颐指气使,凭什幺我要听他指指点点?就凭他手里掌握了几条商路吗?

   紧接着声音又低了起来,喃喃说: 是啊,就凭他手里掌握了几条商路。
像是想起了什幺,神色忽然又变得亢奋,伸手捏着李矫下颔,一手伸进衣领毫
不怜惜地大力扯动乳房,想要把它扯出衣外: 那又怎样,他老婆不照样让我给
肏了,现在我想怎幺玩儿他老婆就怎幺玩儿。